浮生六记|布衣饭菜,可乐终生已


这是WeWrite发布的第239篇用户投稿

By 中读用户@将饮一杯无

一直觉得像《浮生六记》这样的书,非得于寒冷的冬日夜晚躺在被窝里读不可,窗外鹅毛大雪、北风呼啸,泡一杯暖胃红茶,就着一盏昏黄古老的落地灯,方能读出其中温暖绵长来。

浮生六记|布衣饭菜,可乐终生已

《浮生六记》是清朝长洲人沈复(字三白,号梅逸)著于嘉庆十三年(1808年)的自传体散文。如题,全书分为六记,分别为闺房乐记、闲情记趣、坎坷记愁、浪游快记、中山记历、养生记道,现存原作进前四记,后两记一般认为是伪作。

但凡中国古代文学,囿于宗法礼教,很少涉及男女关系,于夫妻之情更难见到。因此今人很难有机会看到古人之米盐琐屑,闺房燕昵,唯独沈三白这本《浮生六记》,不仅详细记之,还将《闺房记乐》放于首篇。

“因思《关雎》冠《三百篇》之首,故列夫妇于首卷,余以次第及焉”,沈三白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,歌颂男女之情的《关雎》被放在了《诗经》篇首,所以他也大大方方仿而效之。

"浮生"二字出自李白诗《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》:"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"。人往往年岁越长,越会有生命无常,转瞬即逝之惑,越喜欢回忆往事,就像中年以上的人,往往喜欢写传。

“事如春梦了无痕,苟不记之笔墨,未免有辜负彼苍之厚”,人到中年,才有这份闲情雅致,若非如此,我们也不得认识其妻芸娘,这个到林语堂口中“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”。

芸娘并非美人,用沈复自己的话说:“其形肖肩长颈,瘦不露骨,眉弯目秀,顾盼神飞。惟两齿微露,似非佳相”。然而真正可爱的女人不一定十分漂亮,但必定有情有趣。我们生活中时长见到一种女子,于烟熏火燎中自带一股风情雅韵,能够于厨房中捣鼓出一桌别出心裁的饭菜,也能够于月上蕉窗之时与之邀月畅饮,煮书论茶,芸娘便是这样一类女子。善于从平凡生活中发现趣味来,易于从山川湖海中看出辽阔伤感来,这才是真正可爱的女子,决计和傻白甜扯不上关系的。

浮生六记|布衣饭菜,可乐终生已

读罢此书,只觉心中情意绵绵,同样类型的书还有饶平如先生的《平如美棠》,同样写过一篇书评,有兴趣的读者也可以读读平如美棠|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,年过九旬的饶老先生,回忆起与妻子的种种过往,依旧能够如数家珍,读来仿若亲眼所见,有情有味,令人羡艳至极。

昨日刚刚过完纸婚纪念日,老公回家买了一束花和一瓶酒,花是九朵粉色玫瑰加一朵白色玉兰,酒是超市常见的青梅酒,插好花,开了酒,做了一顿简单的炒饭,就算是过完了结婚后的第一个纪念日,平淡却踏实。

婚后再读《浮生六记》、《平如美棠》这类书,从婚姻生活的旁观者变为亲历者,会有更多感慨,山盟海誓固然轰轰烈烈,然而对于平凡夫妻而言,酒温饭熟,琴瑟相御,足可乐终生已。

版权声明:部分图文分享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告知处理。邮箱:ah@17you.com
广告投放/合作联系: 手机 13903067750